云南快乐10分200期走势图|云南快乐10分500期走势

一個賽鴿愛好者的試驗

        賽鴿是個復雜的小動物,無論從哪個方面入手都非常值得研究,那么,誰在闡述這些研究成果方面更有話語權呢?是科學家,還是憑經驗說話的賽鴿愛好者呢?這其實并不值得討論。一家賽鴿期刊批評我只憑比賽經驗說話,我看到了。科學家說,關于賽鴿如何歸巢的原因,只是按科學方法訓養嚴謹者才有話語權。而那些賽鴿愛好者嘔心瀝血反反復復實踐后得出來的觀點不值一文。

        一直以來,我熱衷于兩項研究,賽鴿歸巢之謎和快速歸巢賽鴿的培育。我所有的試驗都致力于解決這兩個問題,試驗在磕磕絆絆中進行,但是我知道這是唯一的途徑。我希望公開這些年來我的一些試驗,科學家們也許不以為然,但作為賽鴿愛好者我覺得你會感興趣的,至少節約了你們的時間,這些經驗不多,但卻是我多年來的探索。

        我給我的幼鴿們分別進行了從1英里到120英里不等距離的首次訓放,首訓為120英里,我把賽鴿分為年齡遞增的三組,結果是當天不見鴿,第二天歸巢8羽,接下來的30天,每天都有1—2羽賽鴿歸巢,最終回來30羽賽鴿。歸巢賽鴿并沒有明顯的年齡傾向。三組都有,數量相當。其它的幼鴿呢,我從離家1英里遠的地方開始放起,然后大幅增加放飛距離并在一個放飛地點進行多次放飛直到120英里。這樣的訓放我還是丟了很多的鴿子,使它們流落他鄉。

        在那些年的試驗中,訓放效果最好的是,我從10英里開始第一次放飛,經過10次由近到遠的放飛,逐步再加到120英里,這次實驗中的鴿子表現最佳,他們大腦和視覺系統發育得更快,并且這次試驗中丟失的鴿子并不多。每次訓放的距離增加幅度不一定很大,更可能多地給幼鴿增加訓放數量顯得更為重要。我試著在各種天氣情況下的放飛,大霧、逆風伴有雨夾雪(35英里)、陰雨、雪天氣,當然也有陽光普照、微風習習的時候,但我損失最重的卻是貌似完美的天氣,現在我仍然堅持各種條件下的飛翔,只有大雨天我才作罷,因為濕透的羽毛無法讓它飛回來。

        還有一年,我發現比賽前一天晚上抓出棚的鴿子由于離棚時間太短,并沒有強烈歸巢欲望,我同樣是把我的鴿子分為3組,第一組我在賽前24小時抓出棚僅供水;第二組我在賽前24小時抓出棚,供食水;第三組在運送當晚才抓出棚。我每星期把這三組鴿子交替一次以便所以的鴿子都經歷這三種情況,結果在一定時間內比賽快速歸巢的鴿子至少百分之七十五都來自于提前24小時抓出棚的,而提供食水或僅僅提供水并沒有明顯影響,那些臨賽才被請出棚的鴿子往往成績差強人意。這種方法適合于單關賽,如果是多關賽就不適合了。

        又有一年,我把大齡的鴿子分成兩組,一組我訓練它們夜翔,我每次放飛都在晚上,晚一點,再晚一點,直到它們適應并深夜就見鴿,我借著月光小心翼翼地在開闊地放飛,另一組我正常訓放,長時間訓放以后結果出來了——夜間訓放和正常訓放的鴿子競翔能力沒有什么不同。我因此定義:訓練有素的鴿子會飛到它筋疲力盡的時候才會停下來。在大齡賽鴿的比賽中,12小時后空中鮮有賽鴿了,而幼鴿賽9小時以后還在不停飛的鴿子為數也不多。我開始明白,夜訓并沒有強化什么,并且我也并非樂此不疲這種日夜不停的訓放。

        我試著讓我的賽鴿在賽季哺育它們的幼鴿,第二年,它們賽季前孵化一窩幼鴿,然后不再作育。接下來一年直到賽季結束后才哺育一窩幼鴿,賽季前或賽季不哺育幼鴿的往往賽季表現最好,賽季中哺育幼鴿的表現最差。賽前哺育幼鴿的選手鴿表現同樣不太如意。

        現在,我在賽后會讓它們作育小鴿子,然后給它們假蛋直到它們孵不出并棄蛋而去,賽季和非賽季我從不分開它們。讓選手鴿賽后作育一批幼鴿,是經過慎重考慮的。首先,我認為這時侯的賽鴿進入了換羽期,哺育一對小鴿子對它們換羽也有幫助。第二,對幼鴿的哺育增進它們對巢的依戀。第三,賽前、賽中不哺育幼鴿的間接好處是你不用擔心蛋變冷死掉或者幼鴿成為孤兒,不得不為一周沒有進食嗷嗷待哺的小鴿子找保姆鴿,這是一種凄慘吧。

        養鴿的頭幾年,我每周讓鴿子洗浴一次,給它們的洗浴水中加入苦木條等藥材,后來我看到一種說法,據某個科學家說,鳥類周身覆滿防水白粉是與生俱來的,能夠在雨中安然無恙,我于是讓我的鴿子一年沒有洗澡,這對它們幾乎沒有什么影響,到現在10年了,我沒有下意識地給鴿子準備水洗澡。但是,我給它們浸泡氟化鈉肥皂水,或精心準備的洗澡水,春天秋天各一次,一次泡兩回,兩周一回,這樣做有利于脫毛并殺死羽蚤。

        氟化鈉水按如下方法使用:我用的是14盎司或一磅的一罐氟化鈉粉末(氟化鈉含量90-97%)把一半藥品和4加侖水放進5加侖的罐子里,加入普通肥皂水讓它有些泡沫,肥皂水是為了水和水中的氟化鈉更加親近羽毛,這樣浸泡的時間就不用太長了。雙手輕輕握鴿把它泡入水中,展開翅膀,在水中輕輕劃動,小心頭不要浸到藥水里,一定要保護好它們的眼睛。當然,即使不慎進入了一點也無甚大礙。如果泡過的鴿子還能飛起來,只能說明你沒有讓它濕透。藥浴最好是在溫暖晴朗的天氣進行,過二、三個小時鴿子就可以晾干羽毛飛翔了。否則鴿子羽毛還沒有干的時候你得看好貓狗以免受到騷擾,如果暴雨來了你不得不花大功夫安頓這群鴿子。

        浸泡鴿子的同時,我喜歡給它們進行“掙扎”測試,觀察鴿子們在水中掙扎的程度,觀察它多少次試圖逃離水盆,越優秀的鴿子越是會奮力掙扎,不遺余力想飛出去,這時也是你挑選心中選手鴿的好時機。普通的洗浴便可有可無了,如果鴿子好久沒有洗澡,它一樣可以通過雨水天然的淋浴。開始我很擔心如果鴿子很久沒有洗澡,它遠距離比賽途中喝水時會不會停下來趕快洗個澡。我經常細細觀察,并沒有發現比賽途中有過洗澡的跡象。如果你愿意,不時給他們洗個澡也無所謂的。

        這些年我試驗了許多種飼料搭配方法,這是養好賽鴿特別精準復雜的一個方面,我認為,每一個養鴿人都要針對自己鴿子的體型大小、自己家鄉氣候條件、訓放習慣、經常的比賽距離來為賽鴿確立出完美的營養結構的搭配。我開始訓放時,就給賽鴿高蛋白質的飼料并不斷增加直到賽季結束,豌豆和野豌豆的量達到35—40%。我們的放飛地是西南方向,一年后,在所有歸巢的賽鴿中,我把14羽老一點的賽鴿運上船,開往600英里以外東北方向的某地。除了西南方向,我的賽鴿以前沒有飛過其它的方向。然而結果只丟了一羽賽鴿,而且速度與放西南方向沒有差別,這證明賽鴿的確不是以太陽和地標辨別方向的。

        許多年來,我總是拉著我們俱樂部的賽鴿訓放,我發現一個自認為不尋常但誰也沒有提出來的現象,最多200-250羽賽鴿通常在一起飛,如果我一次放200-250羽,它們通常分成2組,500-800羽它們通常分成3組,但很少見有飛離群體的一小組鴿子。我覺得第一組飛離放飛地點并不能代表它們可以第一時間飛回家。

        我們訓放與比賽頭100英里走的是不同、但耗時相當的兩條高速路,我打開籠門一直注視著它們直至飛到30英里開外的天空,丟開我飛回家。但當我回到家仍然會快鴿子們幾個小時,又一次,我看見半路中的鴿子,但它們正轉向與家截然不同的方向,我知道了鴿子并不是直線飛行的。當然它們的速度可比我們想象的快得多,鴿子全速回家的速度與到家在鴿棚上空徘徊的速度顯然是很不一樣的。通常,人們講給新手的一個觀點:小鴿子訓放時要經歷多次單飛或群飛訓練。但往往人們給鴿子的這種平均訓練強度,僅僅能夠把那些天生沒有資質的蠢鴿子淘汰掉。并且,許多人并沒有真正實行雙飛或單放訓練,因為你沒辦法在一個放飛地點或者在行車途中每隔開半英里放飛一只鴿子,只有這樣它們才不會結成群了。

        有一年,我挑選了我很得意它血統的年輕賽鴿,我必須好好的培養這個苗子,那一年,我只對這一只鴿子進行了單飛訓練,我在送它參加第一次比賽前從沒有讓它隨群訓放過,總是在相同方向多走出10—25英里再放飛。我從一英里的訓放便對它進行單放訓練,我很自信它再訓練時不會跟鴿群一起飛了。但是結果證明它飛的很好,并且獨來獨往。

        第一次比賽我信心滿懷,我期盼著讓我的這個法寶贏得更多的比賽。然而,當我把它送上首次120英里的征途,3周才見到它的影子,我想也許是它從沒和別的鴿子一起放飛過,第一次和一大群鴿子放飛一定讓它驚慌失措地飛錯了方向。然后它漸漸的體力不支,拖著疲憊的翅膀姍姍來遲,所以說,單放訓練也不宜應用的過了頭。那只鴿子呢,仍然出類拔萃,但記住,它是擁有傲人血統的鴿子。

        許多新手認為,單放的鴿子總是會全速飛行。我的經驗是,大多數單放的鴿子都很難出成績。因為一群鴿子速度總是瞄準頭鴿子的速度。當領頭鴿子慢了,另一只會取而代之,這樣鴿群總能保持一個高速度。我也有一個問題拿不準,我經常地進行單放、群放交替訓放,到底有沒有作用,許多優秀的鴿子沒有經過單飛訓放一樣出了很好的成績。我在書上讀到過不要拿一對鴿子同時參加比賽,我這些年也總是這么做,印象中我沒有見過那種把鴿子都打散了的長途比賽,有一對鴿子同時歸來。

        一次,我決定試驗一下,我選出我一些優秀的鴿子,搭配上一些資質差的,然后帶一對去500英里以外的地方放飛了,它們不會同時回來,快的不到一天就回來了,慢的也需要一整天,也許更久。說到這兒,似乎更要討論一下普遍不認同的觀點,把鴿棚里拔尖的鴿子拿去比賽,我發現許多鴿友還是無所畏懼的把鴿棚中拔尖的鴿子拿出去訓放,即使是遠距離。

        經過考慮,我也這樣做了幾年,并沒有什么不利之處。我想說我知道這樣拔尖的鴿子,不會每次都全速飛回來的,鴿子有多少情況下會這樣拼命呢?你也不可能丟了它,因為,它在帶領它的跟隨者們。我知道,我有的觀點和其他作家所說的不一樣,我所提倡的訓練方法也駁于許多賽鴿界的成功人士所提倡的。也許我們飛的是不同血統的鴿子,它們在不同訓養系統下發展了多年,這種差異可以作為一種解釋,但是對于鴿子歸巢的本能和為什么許多鴿界成績人士的訓養方法幾乎背道而馳,這兩個問題人們永遠莫衷一是。

        我認為賽鴿身上還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奇怪現象,幾乎和它們的歸巢本能一樣讓人迷惑,我也沒有見過關于這個現象的討論,我很早就發現,如果鴿子找不到家的方向,它會飛回放飛地點,哪怕它們是第一次在那放飛,單放的鴿子尤其這樣,然后,它們呆在那里,至少第二天才能再次出發。我早期養鴿時,十分痛恨丟鴿,如果有鴿子沒回來,我馬上帶上幾只鴿子去放飛地點放飛,希望能把丟失的鴿子引回來。那些認為這其中沒有奧秘的鴿友們只是證明了他們自己沒研究出什么東西來,我堅信我在做能讓我贏得比賽的事情,在做別人都不會做的事情,在默默地做著,這些經驗是這些年反反復復試驗的收獲,如果初養者、如果大多數信鴿愛好者支持我,我會做下去。

        因為,我記得我當初的好奇心,記得我自己探索答案的一年又一年。許多比賽是以分秒論勝負。如果一位鴿友能探索出讓他的鴿子飛得更快更好的獨門秘籍,他就有優勢,一個人越是嘗試別人都不嘗試的東西,他的品位越特別,如果我說這些遇到群起攻擊了,那也隨它去吧,因為我會說,至少我告訴你們了!

        近來這幾年,我總拉著我們俱樂部和別的俱樂部的鴿子打聯賽,以下有幾點你們會覺得很有趣的:許多時候總是有些不合群的鴿子,你不得不用趕的方式才能讓它們離開籠子,但它們通常被趕出來后很快融入了鴿群,也經常你發現一兩只停在了樹上,直到放飛車離開它也不走。有些人想它們有可能離開的晚些但成績很好,我不覺得,我覺得它們是屢放屢敗的鴿子。

        總有些鴿子流連在放飛地不愿離去,它們四處游玩享受,放不了幾個回合,它們統統都丟掉了。也有可能,仔細檢查過的放鴿車仍拉著幾只留在籠中的鴿子回來了,這種情況很尷尬,特別是主人都付過了運送費,這種情況我會予以退款。一些鴿友因為它的歸巢沒有印章而郁郁寡歡。

        當我比賽后清潔鴿籠時我經常看到印章的痕跡我返過來撿那些鴿子發現它們本該帶有印章的,但有時印章被落在了籠子里,我始終認為,鴿子判斷回家的路方法是不同的,不同也許由于鴿子訓練方法不同,也許由于血統背景的差異,我認為科學家與經驗豐富的養鴿者不一定要相互批評對方,他們可以從彼此學到更多東西,就像開頭我說的一樣,鴿子是個復雜的小東西,從許多角度研究都不為過,每個人各執己見各種各樣的不同便出來了。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如何分辨鴿子的性別下一篇:燙畫作品《成吉思汗》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云南快乐10分200期走势图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分析 欢乐二人雀神好友房 北京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 麻将技巧视频 时时彩后一两期六码 一个黑客告诉你网赌 幸运飞艇6码公式计划技巧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 复式遗漏扫描软件 稳赚包六肖三期内最少开一期